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 > 正文

旬阳就业:村级劳务扶贫公司管大用

2019-09-21 来源:健农信息网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5月8日,旬阳县吕河镇滩祥合砖厂内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20余名工人个个汗流浃背。险滩村4组55岁的罗先礼在砖厂打杂,“月工资3000元左右,在家门口就把钱挣了,还能照顾家。”罗先

5月8日,旬阳县吕河镇滩祥合砖厂内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20余名工人个个汗流浃背。险滩村4组55岁的罗先礼在砖厂打杂,“月工资3000元左右,在家门口就把钱挣了,还能照顾家。”罗先礼说。和罗先礼一样,村里还有21名群众在劳务扶贫公司的帮助下在这个砖厂找到致富希望。

像险滩村一样,有村级劳务扶贫公司的村,在旬阳县有277个。

岗位送到家门口

5月9日,记者走进旬阳县城关镇两岔河村的新富业劳务扶贫公司,只见这里房屋宽敞明亮,办公设施齐全,墙上挂着《新富业劳务扶贫公司工作职责》。既是村上文书又是该公司监事的罗祥正在耐心地给村民介绍岗位信息。

罗祥说:“村里建劳务扶贫公司,非常受群众欢迎。村干部熟悉每名群众的情况。眼下正是企业用工、村里劳动力集中外出就业的黄金时段,我们除了把招工信息贴在公司,还发在了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上,便于大家选择岗位。”

通过劳务扶贫公司介绍和跟踪服务,该村已有285名群众实现稳定增收。该村群众罗功禄通过劳务扶贫公司介绍,现在在县城一家水果店工作,每月能收入2300元。曾经,他因家庭变故缺少面对生活的勇气,现在有了体面的工作和固定收入后,罗功禄打起了精神。

旬阳县的169个贫困村,村村都有村级劳务扶贫公司,还有108个非贫困村相继建立这样的公司。该县创业就业服务中心主任龚泽忠介绍:“村级劳务扶贫公司把剩余劳动力分类组织起来,按照人岗相适的需求将劳动力有组织地输送到有需要的企业,让农村群众的收入有了保障,也能让企业招到放心的劳动力。”

目前,旬阳县的277个村级劳务扶贫公司已与常州、西安、安康等地的1718家用人单位合作,外出派遣贫困劳动力2.8万人,8953人实现就近就地稳定就业。

技能培训落实处

“扶志”是基础,“扶技”是关键。

5月9日,记者在旬阳县甘溪镇见到了甘溪镇梯岩村2组群众朱朝云,她一边切着菜一边哼着小曲,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今年49岁的朱朝云是梯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几年前丈夫因病去世,两个孩子上学,我也不敢离乡打工,只能靠打零工挣点钱,日子过得紧巴巴。”回想起以前的艰难,朱朝云很难过。如今她通过参加旬阳县人社局组织的中式烹饪培训班,学会了烹饪技术,并找到了工作,成了一名“上班族”。她说:“存粮千斗,不如一技在手。我在县里举办的培训班上学会了做菜,现在每月能赚2000元,既增加了家里的收入,又能照顾到孩子,我感到很幸福。”

朱朝云说的培训班,就是旬阳县自今年1月开设的各类技能培训班,对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群体进行以就业为导向,涵盖种植养殖业、建筑业、服务业等内容的免费技能培训,并对参加培训的贫困群众给予政策扶持。

培训班上不仅教授技能,还可以对接岗位,旬阳县赤岩镇林家沟村4组群众贾龙富就在培训班对口的企业就业,每月收入4000余元。

今年正月初九,旬阳县梓宇培训学校开始对贾龙富等102名旬阳县群众进行培训。通过培训,贾龙富从一个无技术、缺门路的普通劳动力成功转型为技术型劳动力,不仅掌握了技能,还增添了自信。因为贾龙富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不仅没掏学费,还享受到县人社局“三免一补”政策,领到了1000元的培训补贴

自今年1月以来,旬阳县共开展各类技能培训174场次,培训群众6835人次,使6137名群众实现稳定就业,并为306名贫困群众发放交通费用补贴7.4万元。

就业精准跟到人

“旬阳县作为劳务大县,提高劳务组织化程度尤为关键。做实做优村级劳务扶贫公司,做好精准对接、精准培训、精准服务工作,促进更多劳动力实现稳定就业!”旬阳县委书记梁涛的话铿锵有力。

建立村级劳务扶贫公司是该县推动就业工作的亮点之一。旬阳县人社部门围绕该类服务公司,搭建起农村剩余劳动力与企业用工的供需平台,强化外联内扩,扩大就业总量。

针对群众不想出门、不敢出门的实际,旬阳县人社局联合多个单位,整合全县各类培训资源,实施《旬阳县职业培训助推脱贫攻坚行动计划》,建立了旬阳县劳务扶贫技能培训中心,紧扣贫困劳动力技能培训需求,采取送培训上门的方式,重点开展家政服务、新型职业农民、岗位技能提升等方面的免费培训。对缺技术的转移就业人员开展订单式培训,提高组织化输出程度;对无法离乡且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愿望的群众开展种植养殖培训,提高技术能力;对外出务工人员开展岗前培训,提升务工技能,增强就业能力,实现脱贫致富。在培训方式上,根据群众需求,设中长期培训和短期培训。

旬阳县人社局局长曾胜昔说:“县级组织培训、村建劳务扶贫公司,二者密切配合,有效解决了农村贫困劳动力就业缺技术、务工缺门路、供需不对称等突出问题。”